慈海拾贝
他山之石——行善,从社会“最小细胞”开始
http://nbcs.cnnb.com.cn   宁波慈善网   2016年03月21日

  如果举手之劳就可以对他人行善,你最愿意使谁受惠?许多人会说,当然是朋友、邻居等“身边人”。人类具有“慈善的天性”。为了别人的福祉和社会的改善,人们甘心奉献。多数情况下,这些慷慨仁慈的行为“推己及人”,人们最愿意惠及的,是自己身边的人。这正是“社区慈善”的本源:志愿奉献自己的时间、才能、物品和资金,用以回馈社区。而社会的发展也逐渐对“社区慈善”提出更高的要求——更具结构化和组织化的社区慈善形式。社区基金会,就是其中一种重要形式。国际上,它并非一种新现象,世界上第一家社区基金会早在1914年便在美国创立。而在国内、在上海,社区基金会方兴未艾。社区基金会究竟如何运作?它又有何意义、面临着怎样的挑战?

  源自社区、用于社区

  杨浦区江浦社区公益基金会,是上海首家社区级非公募基金会。

  社区基金会成立仅仅半年,已从多家社区企业募集到总共200多万元的善款。这些善款源自社区、用于社区,基金会在五大类别中选择项目:关注青少年健康成长的项目、资助困难家庭的项目、关爱老年群体的项目、关注低碳环保的项目、资助青年创业的项目。

  最近这家社区基金会推出的“蓝色·放飞梦想”——困难家庭学生课外辅导公益项目很受欢迎。10名家庭经济困难的初二、初三和高二、高三的学生,得到免费的补课机会。这些辅导课程涵盖语文、数学、英语三门基础学科,学生们还可以根据学习情况自主选择课程。此外,为了调动孩子们的学习积极性,基金会还特设奖学金制度,对成绩明显提高的学生进行额外奖励。

  此前,上海有两家以“社区公益基金会”命名的基金会:成立于2012年的“上海美丽心灵社区公益基金会”,面向全市开展服务,主要项目有,关心住院的重病孩子、对社区里的孤寡老人进行心理支持等;成立于2013年的洋泾社区公益基金会,由洋泾街道政府发起成立,主要资金来源是公共财政。用以资助社区公益项目、培育公益人才等,计划在3年内筹资至少600万元。

  权威部门数据显示,目前上海社会组织超过1万家,其中基金会146家,而真正由社区发起的社会基金会还很少。而记者采访获悉,目前本市不少社区都设想设立社区基金会。

  各种公益类社会组织为数不少,是否还有必要成立“社区基金会”?对此,不少社区民政工作负责人说,社区里不时有人需要帮助,比如有的家庭突然有人患重病或遭遇不测,生活一下子陷入困难。到了“关键时刻”,人们求助社区,而社区除了给予基本帮困金之外,也不知该到哪里去求援。而一些社会组织和基金会项目审批严格、获取资金周期长,很难解燃眉之急。

  还有一些居民和社区单位人员则说,他们更愿意为“社区基金会”捐款、出资。因为,社区基金会以帮助身边人为主,捐出去的钱款也“看得见、摸得着”,更能让他们的善举取得更大的效用。

  而目前,要成立社区基金会的门槛并不高。只要自然人、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捐赠的财产达到一定数额,且为特定的公益目的而设立,有规范的运作章程和专职工作人员等,就可以设立。与其他基金会一样,社区基金会也分为“公募”和“非公募”两类,前者面向公众募捐,后者不得面向公众募捐。江浦社区公益基金会就属于非公募基金,洋泾社区公益基金会就属于公募基金。

  正在摸索管理范式

  社区里用于慈善的钱,过去都来自于政府的钱袋子,怎么花也由政府主导。这几年,有心参与社区公益的社会资金越来越多,这是社区基金会应运而生的重要原因。

  记者发现,不少社区基金会渐渐探索出自己的管理规范。比如江浦社区公益基金会,用钱的决策机构是基金会的理事会——理事长和副理事长分别由两家捐款单位的负责人担任,理事5人中,两人来自企业、一人来自律所、一人来自街道办事处、一人来自辖区居委会。此外,基金会还聘请银行从业者一名、社会组织负责人一名、居委会工作者一名担任监事,履行对理事会的监督责任。

  据说,社区基金会的资金支持哪些项目,由理事会来决定,政府不干涉。基金会还会在门户网站和微信公众号“晒”出项目资金使用情况,接受社会公众监督。

  “社区基金会的运作机制,使它更能代表特定社区的共同利益。”一些社区基金会运营者说,公共财政和社区基金会对社区公益事务有不同的关注点,他们理想的局面是,社区基金会的公益服务成为政府公共服务的有力补充。

  许多居民觉得,社区公益基金会的良性运转,还有赖于社区成员大家的公益热情,社区单位、爱心人士,各方一起捐款,才能使社区基金会的“雪球”越滚越大、不至于停止。但近年来受一些事件影响,人们对慈善捐赠的信任度有所下降,正因为这样,居民们对社区公益基金会更是寄予厚望,希望其在筹资、资金使用管理等方面公开透明,点燃人们的公益热情。

  而浦东洋泾街道负责人则认为,社区基金会作为一个新生事物,法律还不尽完善,在基金会的组织形式、内部决策程序、资产使用管理、社会监督机制等诸多方面还需要进一步规范化。

  自治催生出“雏形”

  还有一些比社区更小的细胞,比如,居委、楼组和门洞等,它们尚不具备建立基金会的条件,却也在居民自治过程中自发形成了一些基金会的雏形。

  在普陀区曹杨社区桂杨园81号楼组,“楼组互助基金”设立已久。这幢楼里住着许多互相之间熟稔的老邻居,他们大多是退休的中老年人,平时互帮互助照应着代买菜、代看病配药等等。渐渐的,互助组还形成5个分组,诞生一本《邻里互助手册》。此后,大家顺理成章拿出自己的钱成立基金,以“会费制”形式,每人每年自愿交几十元到几百元,用于邻居之间互相探病、一起吃年夜饭等等。这笔基金滚动多年,目前还攒下几千元钱。

  类似的基金形式,解决的不仅是“钱”的问题,更重要的是,促进了社区之间、邻里之间的人际关系。同样是在普陀区,石泉街道太浜巷居民区也成立了一项“楼组互助基金”,当时主要用于资助居民中患重大病无处报销医药费的下岗居民。后来,楼道里设起“爱心捐款箱”和“废旧物资回收箱”,把零钱积少成多积攒成基金,帮助有困难的邻居。

  而古美路街道平阳四村48号设立的“1元楼组基金”,还有一套财务管理制度。基金由专人负责,每一笔收入和支出都会仔细记录在账本上,每年公布账目。每次用钱,也必须集体讨论,然后由负责保管经费的人与其他居民一同采购,再拿着发票签字入账。

  大家的“钱袋子”,一起管理、一起获益,形成良性循环。这,或许就是未来社区基金会的大势所趋。(来源:中国慈善组织联合会网站)

[ 关闭窗口 ]